<ruby id="yc118"><optgroup id="yc118"></optgroup></ruby>
    1. <rp id="yc118"></rp>
    2. <source id="yc118"><menuitem id="yc118"></menuitem></source>
    3. 野宿Ⅲ——香港露宿者攝影展(1/46
      2014-04-15
      16492
      0
      21
      展覽海報
      展覽海報 野宿展覽前言 野宿展覽資料上——關于更多展覽詳情請移步本期訪談 野宿展覽資料下——關于更多展覽詳情請移步本期訪談 1-1
橋底是我家,這位露宿朋友睡得很安靜。 1-2
過往十多年來,油麻地渡船街天橋底一直是無家可歸者的借宿之地。近年來橋底的露宿者中,南亞裔朋友漸漸增多,這個偏僻的角落被他們稱為?Downtown?。走進Downtown,最觸目的是一張殘舊白梳化,背后用紅色油漆畫上十字架,寫著:?God Help Me?。 1-3
橋底加建了凹凸不平的鵝卵石和小山丘,露宿者要睡個好覺也不容易。 1-4
如圖所示 1-5
為了驅趕露宿者,政府花費200多萬港元在橋底開展綠化工程。用于封橋的巨型石屎花盆準備就緒了,不久后,橋底又圍上鐵絲網。
1-6
一群露宿者決定行動起來,捍衛Downtown。
The homeless decide to defend their Downtown.
1-7
盡管露宿者和社工開展連串行動抗議,橋底最終依然被封。2013年11月,食環署外判工人開始在橋底倒泥種花。
1-8
上有政策下有對策,鐵絲網外仍然有Downtown。
2-1
香港深水埗有一條「貧窮線」,通州街以北是舊區及露宿者,通州街以南是港灣豪庭
2-02深夜時分,露宿者在深水埗街頭熟睡。2012年2月,40多名香港警員聯同食環署清潔工,突然將天橋底的一群露宿者包圍,讓其離開露宿地點。其后他們將露宿者的棉被、衣服、手機、身份證、回鄉證等私人物品當作垃圾清走。






2-3
木倫有很多外號,「醉貓」、「傻倫」、「羅漢果」,他酷愛飲酒,身旁總有一支咖啡色的羅漢果酒,平日總是一臉傻笑,但被政府清場后,他特別憤怒:「我幾套靚西裝都被政府搶走左......我仲要去油麻地廟街嗰度襯架,喂?? 2-4
阿財與阿海很老友,香港食環署來清洗街道,他們一齊將物品搬到對面馬路。
2-5
阿財與阿海去年被車撞傷,行動不便,?螞蟻搬家?要花個多個小時。 2-6
一群遭遇政府清場的露宿者非常憤怒,其中20位露宿者決定一起控告政府,要求政府賠償每位露宿者3000元幷作出道歉。案件自2012年5月開庭,經歷半年。告政府期間,有露宿者因病去世,在灣仔法庭門口,眾人一邊手持白玫瑰、蠟燭紀念離世朋友,一邊請愿訴說不公。

2-7
告政府期間,曾經與妻子一起露宿的陳健明因病去世,其后他的妻子曹美華一個人睡在隧道里。
3-1
露宿者睡在公園涼亭,中一為阿江。阿江的故事,其實也是中港故事的縮影。他曾數度到中國內地工廠打工,后來因工廠倒閉和老板拖欠薪金,被迫返回香港。但返港時他發現香港已是不一樣的世界,物價租金飛升,一千多元也只夠租一個小床位。阿江身無積儲家當,很快露宿街頭。
3-2
露宿者參與請愿行動,為回流港人發聲,抗議當時香港政府的規定——申請綜援(香港政府為經濟上無法自給自足的市民提供的安全網)前的一年內離港超過56日的永久居民,不合格領取綜援,剝奪回流港人的福利權。
4—1
碼頭邊露宿,不一定有海風,好處是晚上沒有船,少了途人的目光。
4—2
仔睡在碼頭底下,要進出這個位置,要有文仔瘦削的身型。

4—3
阿春無家可歸,露宿在香港國際機場。他在市區做保安,雖然從市區到機場要一個多小時,耗時又費錢,但他依然堅持,因為那里有二十四小時冷氣、可以容下整個人的長椅、有機場特警保護、以及全城最干凈的廁所,不過最重要的還是無人會發現阿春是露宿者——在機場,等候飛機的旅客偶然也會躺在長椅上呼呼大睡。 4—4
阿寶的家,是深水埗一個公園內的一張長椅。他經歷了生意失敗、婚姻破裂、百病纏身,但他依然不愿意領取香港政府的救濟金,他情愿保留他僅有的尊嚴。
拍攝那晚下大雨,社工發現阿寶睡到了公廁門口。
4—5
嘉曦是香港八十后,自小失去父母,由外婆撫養長大。他曾經是業績優異的推銷員,后來患上腎病,工作能力大減,居住環境也由最初6500元租的兩房一廳,轉到3500元的一房一廳,再轉到2000元的套房,后來只租得起900元的板間房。最后,他連九百元也付不起了。他雙行動不便,腰又痛得要常看急癥,索性直接睡在醫院急癥室里。
4—6
全城男人都在尋找一個肯捱麥記的女人,眼前正是一個肯以麥記為家,甚至每晚睡在麥記的女人。「瞓街最辛苦,無瓦遮頭,這里起碼有個休息地方」。47歲的佩雯數年前加入露宿行列,單身女子一名,睡在球場躺在路邊,總被人看來看去,當她知道深水埗一家麥當勞是通宵營業后,二話不說便「搬家」去。 5—1
深水埗天橋底下,睡著一群無家可歸的人。日間,他們通常會收拾好床鋪才離開。
5—02
女露宿者很少,60歲的何妹是極少數之一。她很痛錫她的貓狗,自己不舍得吃什么,卻十分舍得花十元買五粒燒賣或牛肉球來給「仔女」吃。
5—3
深水埗天橋底是熱心的社會人士為露宿者派發免費飯盒的集散地。
5—4
橋上的風總是很大,露宿者想盡辦法遮風擋雨,其中石堅的屋最能保暖,差不多是密不透風。
5—5
阿平與石堅是兩位稱兄道弟的朋友,可惜阿平最近搬走了
5—6
隧道內充滿了南亞裔朋友,亦有政治難民。
5—7
目前香港為露宿者設有3所免費短期宿舍,由慈善團體香港露宿救濟會運營。宿舍內有時會充滿人情味,一班大男人互相嘲笑。
6—1
2005年,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嘗試組織一群露宿者成立足球隊,去參加由蘇格蘭一家慈善機構舉辦的無家者世界杯。對每一位露宿者來說,這都是一個機會,去嘗試改變自己,去實現一個遙遠的夢想,去贏得社會對他們的尊重和平等相待。時隔10年,在那之后,香港參賽?無家者世界杯?也成為慣例,過往多年,一隊隊露宿者球隊遠赴南非、丹麥、澳洲、意大利、巴西、波蘭等國家參賽。相片為2013年4月,露宿者足球隊合照,前排為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社工吳衛東。
6—2
2013年4月香港第一屆街頭足球賽開幕禮上,阿豪和主禮嘉賓林鄭月娥握手。阿豪曾經露宿街頭,公園、停車場、麥記,他統統住過。
6—3
經過社工協助,阿豪的生活慢慢改變。經過三年多努力儲錢,現在他終于上樓,住在小小閣樓里,每次出入小閣樓都要爬樓梯。
7-1.	
過往幾年,露宿者可以睡覺的地方越來越少。 圖片拍攝于1999年,這個深水埗公園的涼亭有一個上蓋,露宿者在其中不用擔心下雨,亭內有
7-2.	
2013年,深水埗公園的涼亭的上蓋已經被拆了,涼亭內再也沒有長椅。 7-3.	
涼亭地上還添加了令人「躺臥極不舒服」的石春路,石春路明顯地建在尚余「有瓦遮頭」的部份。
7-4.
原本楓樹街球場看臺,有數十名露宿者聚集,因為該處原本看臺每層都是平的,晚上11時后球場關燈后,露宿者感覺更有私隱。 7-5.	
近年,香港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花數十萬加建閘門及看臺分隔物,請了外判保安,晚十一朝七的看守著球場看臺,只為了不容讓露宿者內進睡覺。 7-6.	
1999年,文化中心露宿者嚴重「年青化」,當年過百位朋友聚居在他們號稱的「文化大酒店」。 7-7.	
2013年文化中心露宿朋友,依然要晚上11時后才陸續拖紙皮出來,回「家」睡覺。 野宿展覽幕后 野宿展覽幕后2
      展覽訪談
       讓弱勢發聲


      采訪人:
      何恩明(簡稱何,四月風會員)個人博客鏈接:
      heenming.blog.siyuefeng.com
      采訪對象:
      攝影師|雷日昇(簡稱雷)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干事|吳衛東(簡稱吳)



      1)何:雷先生你好,為什么當初會選擇露宿者為題材,什么原因驅使你拍攝露宿者,一拍就了15年,和什么機玄巧合地與香港社區組織協會(SoCO)合作呢?
      雷:我認為露宿者活在社會的最下層,常被人們忽視和誤解,他們是最需要幫助的一群,而我希望透過我的圖片,讓人們知道他們所面對的困境,明白他們的需要,使露宿者能夠得到適切的援助,更希望人們對他們有更多的包容。
      十五年來持續拍攝露宿者是因為露宿問題依然未能解決,在繁華背后仍有很多人三餐不繼在街頭掙扎求存,希望藉著一系列露宿者的生活圖片,讓制定社會政策的官員們,對露宿朋友們有多一分的了解和關注。
      我相信攝影能改變社會,拍攝露宿者系列之前及同時,也有拍攝并展出過其他弱勢社群的圖片,與社協的理想和目標是一致的,于是走在一起攜手合作,希望社會能變得更公義。

      2)何:從事新聞工作25年,野宿計劃拍了15年,它伴你走了過一半的記者生涯,這個與SoCO合作的計劃跟平常的新聞攝影有什么的不同?拍攝中最大的難度是什么?
      雷:從事新聞攝影工作25年,平常的新聞攝影工作一般是公司分派,有時未必能遇到自已喜歡拍攝的題材,而且多是即日完成的工作,很少能以一段長時間去觀察和追蹤一個固定題目去深入拍攝,以野宿計劃為例,一拍便十五年,使我對露宿者問題有更深入的了解,而數以百計的圖片集合在一起所產生的影響力會更廣,而震撼性也更大。
      拍攝中最大的難度是取得露宿者的信任讓我拍攝,很多露宿朋友都不想自己的困境讓朋友和家人知道,記得拍攝初期,我和社工以四年時間,經過數百次的探訪,大家建立了互信和友誼,才能順利進行拍攝,經四年拍攝才出版到第一本野宿攝影集和展覽。
      圖為野宿三攝影集

      3)何:為什么選擇用攝影去表達露宿者的情況而不是用文字呢?身為攝影師,你覺得攝影可以為弱勢社群做些什么?
      雷:攝影能直接將露宿者的生活面貌及訴求讓公眾知道,制定社會政策的官員平時未必有機會接觸他們,一般民眾也絶少機會去認識他們,不會理解他們的處境,而攝影便是最好的媒介讓人們直接去了解弱勢社群的生活及訴求,而我亦深信紀實攝影能改變社會,多位高官曾參觀我們的攝影展覽,他們也很認同我們的攝影工作,希望他們在制定社會政策時更關注弱勢社群的需要,同時讓市民大眾可以以對弱勢社群有更多關注和包容,這也是我持續拍攝一系列露宿者圖片目的。

      何:謝謝雷先生。

       
      4)何:吳先生可以簡要介紹一下SoCO嗎,還有它的性質?除了「曙光行動邊緣社群支援計劃」外,還你們有什么計劃幫助弱勢社群?
      吳:社協自1972年起, 一直服務弱勢社群, 協助他們向社會發聲, 引起社會關注邊緣社群需要, 如新移民,更生人士,精神病康復者,基層長者和板間房居民。我們亦為弱勢社群提供直接服務, 如兒童免費學習班,協助露宿者上樓及就業,進行問卷調查以反映整體弱勢社群需要,協助舊樓居民改善家居等。

      5)何:社會大眾普遍對露宿者的印象是負面的,自暴自棄。看見你們有講座,在深水埗有展覽館,并安排其他團體實地探訪。你們從「曙光行動邊緣社群支援計劃」去讓大眾了解露宿者的情況,揭露和反映社會上的問題,那社會上對「邊緣社群支援計劃」的這計劃反應(反饋)如何?
      吳:有參觀展覽的朋友, 對露宿者的需要,例如上樓的困難,政府的負面態度,露宿原因等, 有更深入的了解, 露宿者亦有在展覽中親自承認其個人問題。但有個別市民認為露宿者并不值得幫助, 我們亦分享了不單露宿者有其個人問題,社協認為應平等看待, 不同的邊緣社群有不同服務需要。

      圖為野宿三香港展覽現場部份觀眾留言。

      6)何:15年一路走來不容易,在這15年時代變遷,經歷不少風風雨雨。 「曙光行動邊緣社群支援計劃」歷程了什么不同的階段?這15年怎樣改變了露宿者情況,什么是這15年來沒有改變的?
      吳:1999年起社協開始為露宿者提供服務, 露宿者由97年前的長期及年長露宿, 轉變為較年青化,深宵化和短期化, 即較年青及流動性較大。
      2010年社協再做調查,發現露宿者有「再露宿」,低收入,「回流港人」(從中國回流香港)等問題出現。
      2012年社協作第三次研究, 發現再露宿問題嚴重,由2010年半數為4年內露宿, 發展至2012年半數1年內再露宿, 而再露宿的原因與租金增長及再失業有直接關系。

      7)何:常說香港紙醉金迷,國際大都會。但為什麼07年來到現在14年,露宿者人數不降反升,還出現年輕化的情況,這反映了什麼的問題?
      吳:這反映露宿者租屋住更困難,現時板間房租金由07年1000元增至1500元,雖然露宿者工資中位數由2012年5000元增至2014年5500元,但要同時支付租金,上期和押金等開支,露宿者要上樓通常要向朋友借貸。
      所以,社協一直爭取政府要恢愎2005年之前的市區廉價單身人士宿舍(430元月租),而現時的單身人士宿舍(約1200月租)輪候時間超過半年。
       
      8)何:政府怎樣對待露宿者?政府這15年來又做了什么改變,態度有改變過嗎?
      吳:近3年政府聯同區議會,開始于各區用行政手段,減少露宿者聚居地,例如封橋底,洗公園﹐封足球場和加建障礙物等,均令露宿更困難。雖然政府于2001年增加了3隊深宵外展社工隊,探訪露宿者,但同時基于政府無具體政策,故除了社會福利署外,其他政府部門暗地裹仍會有一個「露宿者不友善政策」。
       
      9)何:「讓我們共同建立一個仁愛,平等及公義的社會!」是你們SoCO的理念,在不少昔日的露宿者重新生活后亦主動幫助其他露者者,未來你們會怎樣繼續幫助弱勢社群,有什么計劃?
       
      吳:
      1) 繼續向政府爭取「市區廉價單宿」, 爭取興建單身公屋單位,取消單身計分制。
      2) 爭取政府成立醫療外展隊,探訪有醫療需要的露宿者,亦包括精神病患者。
      3) 繼續組織「無家者足球隊」,參與無家者世界杯,并爭取未來在香港主辦無家者世界杯。

      何:謝謝吳先生。


      更多相關資料:

     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如何協助露宿者?

       
     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相信,每一位露宿者都應該享有人的尊嚴和基本人權。為了讓香港政府及社會各界正視露宿者的困境,我們曾經:
       
      1999年
      開展露宿者外展服務;
      同年進行首次露宿者調查,發現露宿者出現「年青化」、「短期化」、「深宵化」現象,成功令政府改變「露宿者外展隊」的服務時間;
       與露宿者成功爭取綜援租金按金津貼,以及取消「禁止40 歲以下露宿者入住宿舍」的年齡歧視及增加深宵外展隊服務。
       
      2000年
      政府資助本會開展「曙光行動 — 邊緣社群支援計劃」,為西九龍區更生人士、露宿者、精神病康復者、少數族裔及特殊有困難人士提供服務,以深宵外展形式探訪,并協助其處理住屋、經濟及就業需要。
       
      2004年
      銅鑼灣避暑中心9 月21 日關閉后,露宿者在深宵時間 (11:00PM-6:00AM) 于銅鑼灣社區中心門外露宿,但遭社會福利署及民政事務總署職員極不禮貌對待,更有警員一日三次滋擾他們。社協聯同露宿者于11 月前往立法會申訴部,反映被三個政府部門作針對性滋擾及遭政府人員歧視問題。
       
      2005年
      社協組成新一隊「無家者足球隊」– 曙光足球隊,隨后與「和富社會企業」合辦,連續9年代表香港參與「無家者世界杯」。
       
      2006年
      完成「北上回流港人需要研究」,反映內地救助途徑、回港需要、福利政策等問題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       
      2008年
      聯同回流港人露宿者就申領綜援前的一年居港規定提出司法復核,2011 年高等法院及2012年2月上訴庭上露宿者勝訴,此后回流港人得以在回港后即時申請綜援,免受歧視。
       
      2010年
      進行第二次露宿者調查,發現48% 為再露宿人士,39% 為非領取綜援人士,35%受訪露宿者為「回流港人」,原因是他們被政府綜援政策排斥。
       
      2012年
      進行第三次露宿者調查,對象為非領取綜援的露宿者,調查顯示再露宿問題更趨嚴重;最低工資立法后,露宿者工資中位數由3,000 元上升至5,000 元,可惜仍因工作不穩定及租金昂貴,租不起樓。
      協助19名于深水埗南昌街被政府無理驅趕及沒收物資的露宿者,控告政府提出索償;組織露宿者以請愿、游行、約見官員等不同的社會行動表達訴求,最終為每位露宿者爭取到2,000元的賠償。
       
      2013年
      社協與和富社會企業合辦「香港街頭足球有限公司」,并獲凱瑟克基金為資助于2013 至2015 年推行為期三年的計劃「踢走貧窮社區足球計劃」,促進戒毒 / 戒賭人士、更生人士、露宿者、邊緣及貧窮青年等邊緣社群身心發展,培養積極生活態度,改善日后生活。
      油尖旺區議會及由民政署牽頭聯同六個政府部門,以「防止露宿者聚集」及「綠化環境」為目標,于8 月驅趕17名在油麻地渡船街天橋底的南亞裔露宿者;當局沒有因封橋而安置的政策。社協組織露宿者向區議會、立法會及官員表達不滿,最終9名露宿者獲協助租住板間房,其余8名露宿者被迫遷至其他地點露宿。



      走近香港露宿者
      數據來源: 香港社會福利署(2013; 2007)


      為更準確統計香港露宿者人口和露宿者需求,香港城市大學聯合香港三家服務露宿者的非政府機構(香港社區組織協會、救世軍、圣雅各福群會)發起全港露宿者統計行動,研究結果在2014年3月公布。
       
      根據上述研究結果,目前全港共有1414名無家者,他們絕大多數露宿街頭,少部分住在免費短期露宿者宿舍里。有關該研究詳情,可參見:http://www.soco.org.hk/publication/private_housing/homeless%20research%202014_chinese.pdf

     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鏈接:
      www.soco.org.hk
       

      展覽及訪談編輯|王丹穗
      評論
      發表評論
      0/1000
      發表
      亚洲人成电影在线手机网站 - 视频 - 在线播放 - 影视资讯 - 告白网